我不是大师[重生]

维客

首页 >> 我不是大师[重生] >> 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一秒沦陷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这题超纲了 玛丽苏历险记 小祖宗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凤凰花(GL)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穿越之幸福日常 我的蓝桥
我不是大师[重生] 维客 - 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 - 我不是大师[重生]txt下载 - 我不是大师[重生]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第六十一章(三更合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第六十一章

因为水鬼这次送来的海鲜个大又新鲜, 顾飞音准备晚上就吃蒜蓉大龙虾, 再做个香辣蟹, 另外把扇贝生蚝拿来烤着吃, 现在不都流行看春晚吗?她看不见,但可以听啊, 边吃边听, 又辣又香, 再来一口冰冰凉凉的可乐, 也是一大享受了。

这可乐特好喝, 不愧它肥宅快乐水的名声,虽然黑漆漆的看着像药苦得很,喝进嘴里却是甜甜的,连得起泡泡的声音都好听得不得了。就是喝多了要打嗝,冲着鼻子特难受,第一次的时候她眼泪都给冲出来了,而且还贵得很,一瓶就要三块五!要不是想着她朝着亿亿万富翁前进了一大步,她还真舍不得买。

她想着这次出差收获这么大, 可以小小的庆祝一下下,所以才花了三块五买了瓶可乐,她准备分两天喝, 今天一半, 明天再喝另一半, 反正她开瓶开得晚, 放一晚上不碍事。

她听春晚的时候,还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和声音,像是何康和高才、袁高明他们,还有苏迪、沈越、邵一周和夏瑶,这几个演了小品还唱了歌,也是挺厉害了,难怪身价五千万呢。

无头鬼和断臂鬼几个也盘腿坐在地上,边啃蜡烛边吐槽春晚几年不变如一日,就没点儿新意;邻居小姐掉在房顶,压着灰白的眼睛东瞅瞅西看看;太婆坐在扫把上,呆呆的盯着电视动也不动一下,也就是电视起花的时候,这些鬼怪们才能看看顾大师,让她赶紧去拍两下。

“哎呀!精彩时刻精彩时刻,是苏迪出来了,这鬼电视竟然又抽风!”

“要我说还是让人来修一修,这东西天天抽风看电视都不方便。”

“对啊大师,你请人来修一下呗,这电视天天起花看都看不清楚。”

“等过几天再修吧,反正我瞎着看不见,能有声音就成了。而且修电视也好花钱,能看就将就着看吧。”

只见顾大师一手拿着螃蟹腿儿,一手在电视上梆梆梆的敲了几下。

几只鬼:“…………”

姓庄的缩在桌子底下——如今他被当成小狗狗似的捆在了桌子腿儿,桌子底下成了他唯一的归宿——翻着白眼哧了声,这几天他是看出来了,这黑长直有多厉害就有多抠门,能不花钱就不花钱,干什么都精打细算,他那么多财产,只怕要花个几辈子才能花完,一点都不懂得享受。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警察找上门来了,不仅顾飞音吓了一跳,这一屋子鬼怪也吓了一大跳。

在听说了警察的来意后,顾飞音惊呆了,鬼怪们也惊呆了。

“偷盗文物???”

“还要做牢???”

“情节严重要被判十年或者无期?”

“一辈子就待牢里了?”

卧槽?!不是吧!!

姓庄的呆了很久之后,突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天开眼了,这真是老天开眼啊,老天终于开眼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就被一屋子鬼怪给揍了,可挨揍了他还是开心啊,他奈何不了黑长直,总有人奈何得了她,就不信这世上她没有克星。

现在可好,再厉害,不照样进局子吗?

嘻嘻。

……

人赃并获之下,顾飞音当晚就被关押了,她的大龙虾香辣蟹还没吃完,花了三块五买的可乐还有一半装在冰箱里,要是耽误个一两天,开封久了就坏了不能喝了,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全喝了算了!还有那么多海参贝类,这要新鲜的时候才好吃,多放个几天味道就变了,要实在不成她就只能麻烦断臂鬼他们送去给王家爷孙俩吃了,不然放坏了可怎么办。

再说她这怎么能算是偷盗文物呢?明明是合法继承啊。

“我没有偷。”

“真的,这些都是姓庄的马上就快凉了,被我合法继承的遗产。”

“虽然是从墓里弄出来的,可那是因为姓庄的把东西藏在墓里了呀。”

“姓庄的全名我不知道,他是个鬼,被我用毛线绳捆在屋里的饭桌腿儿上,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不然放我回去我去问问他?”

“我说的是真话,没说谎。”

警察同志一脸正气的看着她:“呵呵,还不老实交代是吧?”

只见长发女人咧着嘴巴笑,看起来阴森又淳朴还有些憨厚,虚着一双毫无焦距的眼睛:“我老实交代了啊,不信你问他们,他们可以为我证明。”

不过这长发女人阴森森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打心里不舒服,尤其是她咧着嘴笑时露出她豁了一颗的牙口时,看起来还真有些吓人,警察同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了看周围,只觉周边阴嗖嗖的,而且这里除了长发女人也别的外人了啊,问谁?

喝,这长发女人人赃并获了还敢狡辩,果然够狡猾!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不是不是。”

“那你说这种话谁会信?你说这世上有鬼?你做梦呢吧?”

“……”

别说,顾飞音这些话一般的小警察还真不会信,只当她是在狡辩,他们抓过的罪犯可不少,也听过不少为自己辩解的理由,不过这合法继承鬼的遗产的,那还真是上天入地头一遭,现在的犯罪分子真是越来越能编了。

因为警察同志看不见,自然不知道这会儿局子里围了不少鬼。

无头鬼都急得挠脑门儿了:“怎么会这样?是哪个黑心肝的居然去举报,要让我知道了我要去吓死他。”

断臂鬼说:“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是快点儿想想办法吧。“

“难道要把姓庄的拉过来做证明吗?只要证明那些文物确实是姓庄的的遗产,那顾大师肯定没事儿了!”

“姓庄的那么恨顾大师,他会出面吗?再说这些警察同志一身正气,还带着些许官威,我们没法近他们的身,他们也轻易看不见我们,就算看见了他恐怕还会以为是我们合起伙来骗他的。”

“……那怎么办啊?就没办法啦?”

“文物那么多,听警察同志的说法,没准要被判个十几二十年!再严重点儿就要被判无期了!”

“怎么这么严重啊?”

“那可不,这下可惨了!”

……

这会儿警局也因为抓住了一个重大文物盗窃犯罪分子而兴奋不已,毕竟是十几个大箱子啊,箱子里都是金银玉器,个个精致华美,虽然因为年代久远而显得有些陈旧,但这丝毫不影响它们的价值,如今他们已经往上报了去,就等着上面派专家过来了。

“不过这长发女人……顾飞音是不是脑子有点儿问题啊?这些东西一看就是上了年代的,她居然还说是她合法继承的遗产,这种话是个人也不会信啊。”

“是有点儿奇怪,没准是不想交代出她的同伙,故意找的借口,以此来降低我们的警惕性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还挺有脑子的,不过就算她再怎么着,这人赃并获之下,牢是坐定了。”

“嗯,你们找几个人到顾飞音家附近埋伏起来,她要是还有同伙,那么多货也不可能不回来取,总能把他们都抓住!”

“队长放心!”

江天出警回来,自然也听说了局里破获了一个大案子,大年三十,他们抓住了一个重大的盗墓团伙里的成员!如今已经将她关了起来,也做了笔录,就是这笔录内容让人有些看不懂。

江天多听了几句,一听“顾飞音”这名字,他脑子就抽了一下:“顾飞音?被抓的是顾飞音?富民路那个?”

同事A说:“嗯,就是富民路鬼屋里住的那个顾飞音,原来你也认识她?我说你别看这名字挺正常,可她脑子有点儿问题,竟然说什么姓庄的,还说姓庄的是只鬼,她继承了他的遗产,是合法的,不算偷盗文物。这话也就骗骗小孩子,还骗到我们头上来了,真把我们当傻子了。”

同事B说:“不过这顾飞音给我的感觉还真不太好,总感觉她有些神秘。而且你们知道吗?她的卧室里还摆了个棺材,里面装的全是冥币,她床底下也放着几个尼龙口袋,里面全都是纸钱!”

同事C说:“不是吧,她家里放那么多死人的东西干什么?这也太可怕了吧。”

同事D说:“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她有点儿邪门。”

江天听得也是震惊得不行,顾飞音这个长发女人有点儿邪门他是知道的,可惜一直无法证实什么,他也就懒得去多想,有些东西还是不知道为好。可他也没想到,顾飞音居然会因为偷盗文物被抓了?如今还面临着坐牢的危险?

不是吧?江天都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顾飞音也是真怕了,她还没找到回家的路,就要在局子里待个十几二十年?那她的工作怎么办啊?还有那么多腊肉香肠没有吃,她还打算煮一锅酱猪排吃吃呢!被关在这里怎么成?

好在小张给她打电话来了,小张是特部的人,也就是上面的人,希望他能给她做个证,把她从局子里捞出去吧。

唉,她是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明明是合法继承的遗产,怎么就变成了偷盗文物了?更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的法律管得这么宽,墓里的东西竟然都是国家的了,外人拿了就是犯罪,要被判刑的!

想她做鬼那会儿可不这样,她也遇到过不少上山挖坟的人类,金银珠宝什么的都偷偷拿去卖钱了,也没见他们被拉去坐牢啊,这世道果然是变了。

如今她就关进了一个笼子里。

这左右两边的笼子里还关了不少,听说大部分是趁着过年人多出来浑水摸鱼捞钱的,这大过年的,虽然关在里面,但也能一起看个春晚什么的,还真挺热闹。

这会儿他们一看居然来了新的同伴,还是个看起来阴森森的、压着下巴、面无表情的长发女人,看起来就怪可怕,可到底也是一个和他们一样被关进来的女人而已,就有人问了:“喂,你是因为什么被抓的?”

顾飞音虚了虚眼睛,没看清楚问她话的是谁,到底有气无力的说:“他们说我偷盗文物。”

“卧槽厉害啊你,竟然是盗墓的?你比我们有前途,我也就偷了个手机而已,就给我抓来关到大年三十,年都没法过了。”

“……”她不是盗墓的,不过这年确实是没法过了,她家里的龙虾大闸蟹还没吃完呢,这会儿都该凉了吧,最重要的是她的遗产也被收缴了,要想拿回来可难了。

唉,她耷拉下脑袋,整个人看起来阴气森森,愈发恐怖了。

倒是无头鬼还在旁边安慰她说:“你别担心,我去看过了,你的遗产被保管得很好,就在后面仓库里放着呢。”

断臂鬼说:“这不废话吗?那些可都是老古董,随便一件至少都价值七位数以上,他们敢不好好保存着?”

“那倒是,听说门外还有警察同志看守,想多看一眼都难。”

“要是没那么多人我们倒是可以进去偷偷把东西运出来,可那么多人看着,我们也不好下手。”

“这个还是不了吧?到时候把罪名还算顾大师身上,那可咋整?”

“……”那就太惨了,没准儿真要被判个无期了。

邻居小姐镶嵌在天花板上,这会儿掉在天花板上晃晃悠悠的,太婆也抱着扫把扫啊扫,看起来可惬意了,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这俩只挺开心的。

几只鬼商量了一下,也没商量出什么办法来,只能先回去问问看别的鬼有没有办法,或者问问红衣女鬼,因为他们这儿就她见识多、学历高,肯定知道这事该怎么办。

……

一个模糊的黑影飘进了警局里,隐隐约约,恍惚间看去,还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小赵缩在角落里,整个人都冷得直哆嗦。

虽然说这牢房里开着暖气吧,不穿外套都成,也不会冷,和他同房的几个室友外套都没穿,就穿了个秋衣坐地上看春晚,边看边笑边吐槽,好不热闹,好在差不多十二点了,春晚快结束了,不然他再看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心里要不平衡死了。

因为他真是快要冷死了,明明他身上还穿着棉衣外套,却还是冷得很,反正自从他去长发女人家里偷过被抓了之后,整个人都霉得心慌。

好不容易从局子里出去了,休息了好几天才敢继续出工,想要再努力一下、冲冲业绩好过年,哪知道他就再没得手过!每次想出手的时候就会被发现,不然就会遇到几个热心市民追得他跟狗似的到处窜,事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瓶颈期。

赵小偷这一次之所以被抓,也是因为他在公交车上偷手机被失主发现了,公交司机二话没说带着一车人就去了最近的警察局,赵小偷也是警局的常客了,被警察同志一眼认出,人赃并获,这下可好,年三十也在局子里过了。

他本就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在哪儿过年不是过年?就是太冷了,也不知道是他生病了还是怎么的,整个人都冷得不行了。

最后他实在忍不了了,就在门口喊了几声,说他生病了,要吃药!再不吃药他就要病死了。

警察同志过来一看,见这惯偷脸色发虚,嘴唇苍白,穿着棉衣还在打哆嗦,又摸了下他额头,别说,还真挺凉的,像是感冒了。

“你别是故意生病,以为这样就能出去了吧?”

“我哪能啊?我那么穷,病了还没钱吃药,我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你等等,我去找队长。”

赵小偷连忙说好,眼看着警察同志走开了,他等了约莫十分钟,那边人才过来了,说是带他去那点儿药,还特别警告他说千万别想耍花招。

赵小偷连忙说好,他哪里敢在警察局里耍花招啊?那不是找死吗?

谁知就在铁门刚打开,原本虚弱得直多少的赵小偷身体突然僵了一下,他打了个哆嗦,原本鬼机灵似的的眼睛变成直愣愣,面无表情的模样,他踮起脚尖,诡异的眼神落在面前的警察身上,然后在警察同志的疑惑里,张开双手扑了上去!

本该十分虚弱的“赵小偷”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就将他面前的警察同志给踢飞了出去,对方重重的撞击在墙面上,又跌落在地,捂着肚子动弹不得,痛得好半天没爬起来,他挣扎着想要叫人来,最后到底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样的举动自然引来了旁边牢友的注意,春晚也不看了,纷纷伸长了脑袋过来看热闹。

“怎么回事啊?是有人袭警吗?这胆子也太大了吧,不要命了吗。”

“好像是越狱了?”

“卧槽这么厉害?这可是警察局,什么人竟然还敢袭警越狱?太牛掰了!我要把他列为我的崇拜对象。”

“看看看,他是不是过来了?”

“赵小偷”打倒了那个警察之后,终于走了出去,他垫着脚尖,直愣愣的走到了晕倒的小警察面前,一手就将他拎了起来,拖着他往外走,走到了下一间牢房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手一扯,结实无比的门锁就被扯坏了,看得人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人明明看着又瘦又小,力气竟然这么大?这还是人吗?

这还不止,他每经过一间牢房,就要扯坏一个锁,这里虽然是在警察局内部的临时收押所,可前前后后也有好几间,里面还关了不少人,算起来至少有三十来个!这一间间的扯坏了,闹起来那还不得炸了锅?

不过这会儿他们都凑在门口观望着,没敢真的跑,毕竟枪打出头鸟,他们没也那么傻。

因为这边动静太大,触动了警报铃,很快的,警察同志们闻讯而来,他们面容威亚、气质冷硬,手里拿着武器,看看赵小偷再看看他手里提着的同事,说:“你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就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则你罪加一等,越狱还袭警,别想出去了!”

“赵小偷”盯着他们,勾着嘴唇阴冷一笑,苍白的脸上有着说不出来诡异,和他之前给人的印象判若两人,看得人面面相觑,疑惑不已,因为他实在太诡异,让人不得不多想一些。谁知就在这时,明亮的警局内突然嘎吱几声,灯光闪烁,噗的熄灭了,整个房间瞬间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了。

“怎么回事?停电了?”

“停电?怎么可能停电?是保险坏了吧?”

“要不我们……”逃走吧?

如今停了电,黑灯瞎火的,不正是最好的逃跑时机吗?

一时间,不少人都蠢蠢欲动起来。

……

“赵小偷”打伤了警察,又将牢房的铁门挨个儿全打开,如今竟然还把灯给弄坏了?不仅被关在里面的人惊讶不已,就连在场的警察都惊呆了,这么有组织有计划条理分明,他一个人肯定做不到,除非他还有同伙。

一时间,众人如临大敌,纷纷拿起手电筒,对准了“赵小偷”,一边偷偷吩咐下去,让仔细查看警局周围有没有可疑人物,他们怀疑外面很可能有接应之人。

江天却不这样认为,因为他总觉得“赵小偷”如今的状态有些似曾相似,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可一时半会儿他又想不起来……哦,对了,他想起来了!他当日和同事在外寻找苏迪的消息时,就遇到顾飞音带着那两个奇怪的劫匪来投案自首,那俩个劫匪当时的状态就和这赵小偷一样,脸色苍白、僵硬,眼神诡异,甚至还……踮着脚尖。

被鬼上身的时候后脚跟是不落地的,因为人的身体里塞了个鬼,人被鬼操纵着,让他往左便往左,让他往右就往右,根本没有自我意识。

难道这也是被鬼上身了?

江天后背凉一凉,心惊不已,如果是鬼上身,那他们能怎么办?再说这鬼的目的又是什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看就是目的不纯。

就在他惊疑不定的时候,猛地又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犯人走到了“赵小偷”身后站定,他脸上的表情也极为呆滞,一双木讷的眼睛盯着他们;紧接着,又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瘦黑男犯人走了出来,他的面容同样僵硬,眼神诡异,扯了扯嘴角,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

有了一个两个,就有三个四个五个……

喝,居然足足有十个之多!

今天是年三十,又都是大晚上的,好些都回家去了,加班的同志也差不多在外巡逻管理治安,这会儿在局里的人本来就少,加之事出突然,当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队长戒备的摸出了□□,喝道:“你们现在是想干什么?越狱吗?华夏就这么大,你们的身份信息都记录在案,以为自己能跑去哪儿?没有护照身份证你们连国都出不了,别以为逃出去就自由了,都赶紧给我回去,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如果你们太过分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同事A说“都赶紧回去!都回自己的房间待着去,这里有监控,如果有人想趁机逃跑,那就别想了,你们跑不了的。”

同事B说:“快点,别让我们动手!”

可惜无论他们如何威逼利诱,以“赵小偷”为首的几人就像是没听见似的,僵硬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反而有好些人都凑到了门口来看热闹,看准时机想逃跑,这特么的谁想坐牢啊?

就在警方和“赵小偷”对峙的当下,只见一个高大的男犯人突然伸手将一旁挤在门口,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的男人给一把抓住,二话不说,直接将他往地上揍,那男人被揍了个莫民奇妙,当即就怒了:“我去你吗的,你打我干什么?”

这还不止,那几个站在“赵小偷”身后的高壮男人纷纷向周围的人发起攻击,也不管对方是谁有没有恩怨,反正抓着就打!

“卧槽,你疯了吗?竟然敢打我?!”

“还打?看老子今天不揍死你!”

“看着老子被揍吗?还不快来帮忙!”

“给老子打死他们!”

在场的几十人居然就这么打了起来,还打得不可开交。

要说被关在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善类,哪有等着被欺负的?如今被打了,自然要揍回来才爽快,一时间,几个牢房的人都缠斗在了一起,闹得不可开交,就跟打群架似的。

就连警方也因为这变故愣了一下,这是在做什么?未免也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队长几个看到这一幕脸都黑了,摸出警棍并上前阻止道:“都赶紧停手,你们谁敢闹事,十五都别想出去了!”

江天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如今这种情况在别人眼里看来或许只是简单的越狱闹事,可他却感觉这事处处透着违和,他赶紧道:“队长,别过去!我觉得这事不简单!”

他觉得刚开始走在“赵小偷”身后的那十个人很可能和“赵小偷”一样,都被鬼上了身,现在这些人打架也可能是计谋而已,无论如何,还是小心为上。

“不简单?他们不就是想跑吗,能有什么不简单的!把门关严实了,今天要敢放跑一个人,你们的十五也别过了。”

江天自知劝不住,因为他们根本不信这世上有鬼,只当这是无稽之谈,他只能戒备的走在最后面。

当然最后的事件发展告诉他,他的感觉没有错,因为在队长四人拿着警棍气势汹汹的走过去时,原本在打架的三十几人——无论是打人的还是被打的,都抬起头来,阴恻恻的盯着他们,笑容诡异,下一瞬,几乎是不要命的朝着队长几人扑了上去!

队长等人一看这些人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竟然又想袭警,当即眼神一历,拿着警棍就敲了过去,下手又狠又快,也没留手。这警棍打人都特别疼,只是一棒子下去就能痛得人没有反击之力,可这会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棍子下去,那些犯人就像是没有知觉似的,根本感觉不到疼,只是身体晃了晃,除此之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这怎么可能?

队长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些人不对劲。

变故几乎就在这一瞬间!

三十几人疯了似,全都转变了攻击对象,全都向着队长四人冲了过去!眼看这情况有变,队长几人当机立断,第一时间就是拔枪!却不想对方人多力量还大,五个力大无比的被鬼上身的人对付一个人那是再轻松不过了,抱手的抱手、抱腿的抱腿,就连抢从兜里掏出来,争抢时也只能是朝天开了几枪,他们很快就被按在地上,怎么也挣脱不开。

幸亏江天走在最后面,又早有戒备,在对方突然暴起时立刻往后退去,这才堪堪躲过一劫。

他心下惊骇非常,惊道他果然没有猜测,这些人不对劲,他们被什么东西控制了。

“赵小偷”阴冷的盯着江天,幽幽的说:“还有一个。”

他明明是个男人,说出来的声音却是不男不女,雌雄莫辩,还带着些尖锐,听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难受极了。

江天:“……”

他咽了咽口说:“你到底是谁?我知道,你不是赵庆。”

“赵小偷”阴阴笑了一下:“你说我不是赵庆,那我是谁?”

江天道:“我怎么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你抢占了赵庆的身体,又让这些犯人自相残杀,到底是为了什么?”

“赵小偷”脸色一变,命令道:“给我抓住他!”

江天看了眼地上的队长等人,再不多想,转身就跑。

连队长几人拿他们都毫无办法,他自然也对付不了他们,如今只能逃出去叫人来帮忙,否则他们几个都得死在这里!

谁知就在他刚跑到门口时,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大门轰然关上,无论他怎么用力也推不开。

他惊得头皮发麻,直道完了完了完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别说江天了,就连被五六个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队长也终于发现事情没他想得那么简单了,因为没人不怕痛、更没人不怕电,可眼前的这些人竟然不怕,就连力气也大得惊人。尤其是离得近了,他能清楚的看见他面前的这些犯人的表情,他们脸庞僵硬,脸色青白,眼睛眨眼不眨的,只知道压住他,就像是一具没了生命的傀儡似的。

这也不像是中毒啊?他赫然想起江天的话,他说赵庆不是赵庆,可那明明就是赵庆,那他是谁??

就在队长寻思着眼前的变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边找准时间反抗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一脚踩在他膝盖上,只听“咔嚓”一声,他痛得双目暴睁,啊的一声尖叫出声,额头冷汗澄澄,脸色瞬间就白了!

根绝他以往的经验来看,他的腿应该是断了。

“赵庆”盯着他,阴冷的说:“你踢了我哥一脚,我现在还你一脚。”

队长动弹不得,极力保持清醒,暗道,他哥?他踢过他哥?是谁?他踢过的人可不少,有弟弟妹妹的人也多,谁知道是哪一个?

不对,赵庆是孤儿,没有兄弟姐妹,而他踢过的那个“哥”,只怕也是死了弟弟妹妹,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可是谁呢?

“赵庆”哼了一声,似乎觉得这还不解气,抬脚又踩在队长另一只膝盖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说,说对不起,你错了,我就饶了你。”

队长道:“你的哥哥是谁?只有知道是谁了,我才好道歉。”

“不要花言巧语,我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否则我现在就弄死你!”他重重在队长膝盖上踩了一下,痛得队长额头冷汗直冒,旁边三个同样被人按在地上的小警察这会儿气得额头青筋暴露,强硬道:“你不要伤害我们队长,有本事冲我来!”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会儿被按在地上也是痛得冷汗直冒,难受得很,可眼睁睁看着队长被踩废了一只腿,他们能忍?

“赵庆”笑了一声,“好,我就成全你!”

他一脚就踩在了那个小警察身上,队长大声道:“你给老子闭嘴,老子的事情要你操心,’赵庆’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冤有头债有主,别找无辜的人麻烦。”

“你还听讲义气。别急,今晚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手电筒的灯光忽明忽暗,却能让人清晰的看见“赵庆”脸上的疯狂之色,他一点点用力,特别喜欢对方害怕得发抖,却又无力反抗的模样……

队长都快急疯了,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开压在他身上的几个犯人,这个时候的他只觉得绝望又愤怒!

江天眼看门打不开,还没想到别的办法,队长就被废了一条腿,如今这“赵庆”竟然还要折磨别人?他一看这情况,从腰间摸出了枪,对准了“赵庆”:“你给我住手,否则我开枪了!”

“赵庆”扭曲的笑了:“你不怕害死这具身体的主人,就开枪吧。”

江天脸色愈发沉重,他就知道,这个“赵庆”根本不是原来那个赵庆了。

“赵庆”再次用力,就要卸掉脚下这条腿,谁知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只听“砰”的一声,在这样诡异又危险的情况下尤为突出。

“赵庆”皱眉,阴这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回头看去,却是一个长发女人趴在了地上——她是脸着地的,此刻那头长发散乱的铺在地面,她趴了一会儿,又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姿势僵硬又缓慢,像是刚从坟里爬出来似的,还拍了拍膝头的灰,虚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伸长了两只手,摸索着向前走来,鼻子一嗅一嗅的,他仿佛从她脸上看到了一种诡异的兴奋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女人是谁?

不对,这里关的几十人应该全都被他带来的小鬼头上身了才对,就算没有被上身,如今也该晕在了牢里,这长发女人怎么没被影响?

就在他疑惑不已的时候,队长也是吓了好大一跳,毕竟这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怪下人的,可当他模糊间看见对方的面容时,他才终于想起,这长发女人不就是那个文物大盗吗?她可是他亲自审的,供词乱七八糟不说,还把罪名都推给鬼怪,还说什么是继承了鬼的遗产,偏偏又一脸淳朴,是个极其难缠的犯人。

她出来干什么?只怕也是想逃狱!

江天却是一脸惊喜,他怎么忘了,这位神秘的顾飞音还在这儿关着呢,他们应该有救了!

“赵庆”一脸阴狠:“哼,又来了个不怕死的!好,我今天就成全你们。”

随着“赵庆”话落,几个男人站了过去,齐齐向长发女人走了过去。

江天赶紧出声提醒:“小心,有人朝你冲过来了!他们被鬼上了身!小心——”

……

那边无头鬼和断臂鬼、邻居小姐、太婆他们商量一翻,无头鬼先去找红衣女鬼了,剩下的三只回到江景别墅,把租客们都叫出来,说了个特别不幸的消息:“我们的房东被抓了,理由是偷盗文物,你们谁懂法律啊,看能不能帮点儿忙,出个主意?先把房东从局子里捞出来再说?”

“什么?房东被抓了?!不是吧,那不是姓庄的遗产吗?”

“确实是姓庄的遗产,可那些无知凡人不知道啊,他们又看不见鬼,就以为是房东偷盗文物。不行不行,房东这也太可怜了,我想去探监。”

“没错,他们不仅不相信房东的话,还说房东脑子有问题,把她给关起来了。”

“探监?算我一个,我也要去探监!”

“我也去我也去,要没有房东,我们哪里有这么好的房子住,哪里能吃上猪头肉?”

”我也要去,走,现在就走!”

最后说来说去,要去探监的还真不少,大部分租客都去了,还有几个还在外面抢年夜饭吃的没回来,自然也就去不成了,仔细一算,约莫也有五六十个。

偷偷在河里吐泡泡的水鬼听说万恶的黑长直竟然因为偷盗文物被关进局子里?他愣了好半晌,然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猪叫声。

娃哈哈啊娃哈哈,这黑长直终于遭报应了呀!

至于探监?他也想去,他怎么能不去看看被关在笼子里的黑长直呢?嘻嘻。

喜欢我不是大师[重生]请大家收藏:(m.mdsku.com)我不是大师[重生]梦岛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美人事君 玉玺记 窃香(快穿) 家有庶夫套路深 我不当赘婿 天道图书馆 狐妖:我妻涂山红红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神豪:开局钓上一辆法拉利 嫡女心计 最强高手在都市 总有辣鸡想带我飞 赚钱真的好难哦! 宠后之路 大道魔医 大唐:我不想当太子 是非 林正英:这个僵尸开外挂 大唐:最强咸鱼王爷 特种兵:基因提取
经典收藏 [综]金木重生 彩虹色暗恋 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 重生之神算天下 一厘米的阳光 温柔的你 等天亮 逃情妈咪 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甜妻 无法自拔 傅少宠婚请低调 重生之二世祖 炮灰药别停 十二事务所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我的微博能算命 福宝的七十年代 请开始你的表演 帅哥你假发掉了
最近更新 乔小姐的闪婚实录 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你好,King先生 [古穿今]你那么妖娆 冥冥之中喜欢你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 重生校园做学霸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妖精下山搞事业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听说我很穷[娱乐圈] 这个男主不讨喜 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我不嫌弃他又丑又穷 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
我不是大师[重生] 维客 - 我不是大师[重生]txt下载 - 我不是大师[重生]最新章节 - 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